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the ‘老左系列’ Category

據明報報道, 現在大陸傳媒連"六"和"四"這兩個字都不能用了. 忽然想起阿Q正傳, 抄一段如下:

阿Q“先前闊”,見識高,而且“真能做”,本來几乎是一個“完人”了,但可惜他体質上還有一些缺點。最惱人的是在他頭皮上,頗有几處不知于何時的癩瘡疤。 這雖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為不足貴的,因為他諱說“癩”以及一切近于“賴”的音,后來推而廣之,“光”也諱,“亮”也諱,再后來,連 “燈”“燭”都諱了。一犯諱,不問有心与無心,阿Q便全疤通紅的發起怒來,估量了對手,口訥的他便罵,气力小的他便打;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總還是阿Q吃 虧的時候多。于是他漸漸的變換了方針,大抵改為怒目而視了。
誰知道阿Q采用怒目主義之后,未庄的閒人們便愈喜歡玩笑他。一見面,他們便假作吃惊的說:噲,亮起來了。”
阿Q照例的發了怒,他怒目而視了。
“原來有保險燈在這里!”他們并不怕。
阿Q沒有法,只得另外想出報复的話來:
“你還不配……”這時候,又仿佛在他頭上的是一种高尚的光容的癩頭瘡,并非平常的癩頭瘡了;但上文說過,阿Q是有見識的,他立刻知道和“犯忌”有點抵触,便不再往底下說。

這種遊戲十分之好玩. 如果連"六月四次暴雨"都不能出街, 以後就太多機會打擦邊球了. 首先互聯網要BAN掉所有數字, 因為我們不能毋忘六四, 但可以毋忘八八, 毋忘59+5, 毋忘四的三次方. 我倒有興趣知道, 百度BAN掉所有數字, 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覺得呢, 最一了百了的方法, 就是自創曆法, 把六月四日刪去, 代之以六月三十一日, 就好像新地樓沒有四樓和十四樓等等. 過得幾十年, 中國人都不知道什麼叫六月四日了, 還怕他們記得六四?! 更重要的是, 生於六月四日的人要通通殺掉, 他們以後沒了生日, 會不爽, 會到處告訴大家這世界本來有六月四日, 那太危險了.

如果還是害怕的話, 也許連八九也要除掉. 人生不如意事, 以後不能"十常八九", 要說十常六七. 比較樂觀嘛. 當然也不會有2089年 (如果中共還在的話).

這些遊戲政府根本沒有勝出的可能, 只要把signifier換一換就破了, 你吹得我漲? 很難想像現在還有這樣笨的政府. 再說, 把一大堆signifier禁掉, 就代表了signified不存在嗎? 阿Q的頭就沒有癩瘡嗎? 柒少陣行不行?

Read Full Post »

看老左, 看到鄭中基罵黃秋生 “時間錯哂", 禁不住冷笑了一聲.

這四隻字當然是左仔對於自己命途坎坷的最有力控訴. 還好鄭中基不是罵"都係英國佬o個班仆街". 但時間真的錯了嗎?

又來講講理論 (不喜的話, 請跳過). 左仔絕不可能認為時間錯了. 曾德成引述馬克思說"存在決定意識". 意思是說任何一種社會意識, 都是由該社會的形態決定的. 所以原始時代根本不可能有人會贊同資本主義, 現代社會不可能有人贊同奴隸制. 而按辯證法, 資本主義這種社會存在 (正), 引發了社會主義的思想 (反), 所以存在決定意識, 是辯證的. 懂辯證法的左仔, 一定會認為資本主義正走末路, 他們的共產主義才是正道. 所以根本沒有時間錯不錯的問題.

(再按: 我d馬克思好三腳貓, 歡迎指正, 等我學下野. 另, 冇興趣可略過不睇. 或者簡單d講, 左仔根本認為自己最終會贏, 何來"時間錯了"?)

所以, 回到前兩篇的結論, 左向港一家絕不是左仔.

那我冷笑什麼? 我不是笑趙良駿不懂馬列, 因為我也不太懂. 只想說, 左仔太也死不悔改了.

他們真的以為自己生不逢時, 遇著殖民統治而不是共產中國.

他們被排擠, 除了因為港英的壓制, 他們的自我封閉也是一個問題. 大家可看前言裡面, 安裕那篇延伸閱讀, 就講到"圍內"這個問題. 因為敵我意識過強, 令他們不能融入香港社會, 與整個社會的主流價值脫節. 左仔連工作, 生活, 都不能離開這個圈子, 何來融入可言? 所以我以前常常覺得左仔像外星人, 為什麼同是生在香港, 同是經歷這些歷史事件, 看見中共滿手血污, 還是心向中共?

本來呢, 如果左仔能透過電影, 好好交代他們幾十年的心路, 我還是會尊重的. 我說他們死不悔改, 只因左仔沒有讓香港人了解他們, 他們也不了解香港人, 這才是錯. 不要什麼都賴時間. 今天的星期日明報, 有人痛罵中產什麼都賴, 其中一項就是賴時間. 說什麼"金融風暴", 其實就是把過失都推給索羅斯, 與人無尤. 稍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 都會知道九七年泡沫已成, 還要大舉入市, 不跳樓才怪. 要等到索羅斯來收拾你們, 你們該慶幸還有時間逃走才對.

老左和中產, 某程度上思維方式是一致的. 畢竟都是香港人. 香港人嘛, 九七年個個跳樓燒炭, 零七年還是炒得熱火朝天. 你敢說這十年有任何反省, 悔改的跡象?

哼, 你以為改變一個社會真的是那麼容易? 也許不需要流血, 但絕大部份不容於主流, 矢志改變社會的人, 都會潦倒一生. 富貴和理想, 沒有高低之分, 而是一種抉擇. 選好了, 不要賴.

所以, 時間沒有錯, 只是左仔們要轉右, 需要一個藉口而已.

Read Full Post »

《老左正傳》這部戲,很刻意地塑造香港左派與香港人一起成長的形象。前言已提過《老左》變老港、左長旺變左向港這兩個重要的符號。其實整套電影,為了達到此目的,在很多細節都經過精心的計算。就算是電影海報,都用上了港產LV—紅白藍來做背景。此片的符號多得泛濫 (請看延伸閱讀的《家明雜感》),我的想法是導演是希望以密集形式,將這些符號的信息,強加給沒有學過電影批評的一般觀眾。《家明雜感》說這種安排刻意混雜中港兩地的符徵,意圖建立兩地一體的「和諧社會」,我不以為意,因為左派眼中的符號,的確是中港混雜的。《我的祖國》的出現,只是表示它是一套講左派的電影,僅此而已。

 符號雖多,但無論如何都看得人非常納悶。在前言裡,我說過不想買票進場,免得讓左仔賺我的錢。我肯花錢買票,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看左仔如何交代暴動、文革、和六四。當然,最後結果如何,大家都知道了。 關於左仔,不講暴動、文革和六四,有什麼可講呢?暴動是他們被香港同胞摒棄的開始。這一點《老左》有交代過,左忠求職的遭遇是一例。但沒有交代的是他們為什麼被拋棄。當然殖民政府的鎮壓是一個原因,但他們竟然否認暴行。左向港說他們被打沒有還手,但事實是燒死林彬,遍地菠蘿。他們不單止還手,還害死很多無辜平民。 

如果對左仔的歷史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文革和六四對他們的影響何其深。四人幫的下台,使他們感到被背叛被欺騙。不少人因而憤而退出左仔圈子。左向港先生有沒有反思過?沒有交代。六四期間,連文匯報也開天窗抗議,左向港會不會覺得,血洗他心愛的天安門,是使他最痛心疾首的事;還是他認為「六四沒有死過一個人」沒有交代。

那這套戲有什麼資格叫《老左正傳》、《老港正傳》?左向港又有什麼資格做「左仔」?

這就是《老左正傳》和真正的香港故事格格不入的原因。也許趙導演誤以為,寫一個小人物,就可以把政治上的頭等大事通通略過不提。但問題是,這個左向港不是那些目不識丁,為生活勞碌半生的小市民,他是一個有理想,讀過馬克思的人。你能相信這種人能像戲中的左向港那樣單純嗎?即使是一個普通小市民,六四那夜看著電視,猶自澘然淚下;對左向港而言,這根本是直接挑戰他的理想。但趙良駿竟然可以隻字不提。

關於這種歷史的空白,我想到的,就是去政治化的政治。趙良駿在此片中,很著意的試圖將整套電影去政治化。整條故事線完全沒有交代重要的政治事件,這已是公論。但更重要的一步棋,是用家庭的溫情,把政治議題,甚至權力的鬥爭掩飾。有一幕是左向港把左忠的衣服寄回大陸,左忠大動肝火,說老爸搞得他沒有前途,被政府趕絕。最後由家中的主婦大喝一聲,說一句「我要維護這個家」,然後一人一碗愛心熱湯,喝過了,一切如常。中國人將state一詞譯成「國家」,就是把對「家庭」的想像套進「國」的概念之中。這一幕放在香港的現況,再加上「國」與「家」的簡化類比,信息就呼之欲出了。阿左和阿右的惺惺相惜,除了是鄰里之情外,還有是下一代的姻親關係。這就好像說:中港都一家人了,還分什麼左右?這是另一例子。

所以,你以為他意圖「去政治化」,他其實是把阿爺的信息放進了「國家」的比喻裡面。尤其是,你要記得,共產黨是講「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的,一個正統的左派家庭,如果有左忠這樣的兒子,一定會痛罵他中了階級敵人的荼毒,而不是鼓起兩腮坐在一角,而心裡自覺虧欠了他。又一次證明了,左向港不是真正的左仔 (指馬克思主義者),「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似乎更像是一種utilitarianist (效益主義者)的口號。

況且,去政治化本身,就是政治。假如你要在中國對抗共產黨,非常簡單,當家家戶戶都掛毛主席像,你不掛,就是對抗。此即謂「去政治化的政治」。但趙良駿的意思剛好相反,甚麼都可以講,但不要講政治,那才對老共的統治,最為有利。所以呢,放放煙花,拆掉觀塘多起幾楝銀都商場,或者去北京當奧運義工,講什麼政治呢? 

如果要講香港十年的變化,和趙良駿的變化,我想「金雞已死,老左當立」該是貼切吧。香港再不是那一隻紙醉金途的金雞,老左來了,大家單單純純,搵錢至上,其他的,微笑著忘記吧。

延伸閱讀:

家明雜感 : 明修棧道 暗渡陳倉

Read Full Post »

首先要記一筆: blog第一個留言, 係馬沙先生.

我唔敢恭喜你住, 如果將來呢個blog爛尾, 或者好似亞視咁既收視率……咁對你同我黎講都係幾”唔知點”的.

今年端陽佳節, 上晝千里迢迢走去赤柱睇朋友扒龍舟, 曬到暈. 晏晝就去左睇老左正傳. 我唔想叫呢套戲做”老港正傳”, 因為無論係虛構的故事, 或者係現實的生活, “老左”絕對冇資格代表全香港人.

開門見山, 我絕對承認我對香港既所謂”左仔”有難以消除既成見. 尤其是係o個班自以為o係港英時期受盡屈辱, 今日o係議事堂內尸位素餐既尊貴. 我甚至諗過BT呢部戲, 唔好益左仔. 不過最後都乖乖咁買飛睇.

另外, 我睇呢套戲, 亦都係睇成為阿爺御旨開拍既文宣戲, 當然趙導演o係呢套戲所表現既班數, 遠不及當年拍<紅色娘子軍>既謝晉.即係咁, 呢套戲之所以為文宣, 唔係亂up. 回歸十年, 官方同非官方宣傳都舖天蓋地, 好難相信呢套戲擺o係七月一日之前上, 唔係文宣, 此其一; 其二, 世上任何一個共產黨都極重視宣傳工作, 因為社會主義作為一種社會運動, 係需要大量既思想工作配合, 至會搞得成一個運動. 我地生於資本主義社會既人, 硬係唔明點解大陸咁Q多思想運動, 就係因為資本主義本身有佢既自動推動機制, 根本唔需要咩思想運動, 大家都對社會法則瞭如指掌. 如果唔係, 點解江青當年咁多野唔搞, 走去管文宣, 搞樣板戲? 其三, 係近年越黎越多左仔慨嘆人心尚未回歸, 左仔形象依然低落, 趁住回歸十周年, 樓股兩旺, 梗係dump舊錢出黎幫自己拍套戲, 化下粧, 合理之至. 其四, 片名由”老左”變”老港”, 主角個名由”左長旺”變成”左向港”, 盲既都睇得出係為左爭取香港既人心啦大佬.

所以我睇呢套戲, 盡量唔入戲, 睇得好抽離, 因為唔抽離就會中哂佢d宣傳. 另外亦都好強烈地要求自己除低有色眼鏡, 事關趙良駿都未必真係受阿爺既指示去拍每一個鏡頭睇完之後我既感覺係, 如果呢套戲係官方宣傳, 我會贈佢四隻字: 死不悔改. 講既當然係左仔換一個角度黎講, 就有另外四隻字: 過於寫實. 我睇到既野, 同香港既現況實在太match, 無論係幕前既盛世, 定係幕後既廢墟, 都非常之中. 唔知係咪趙導演特登幽阿爺一默啦.

我都睇過其他blogger既影評, 其實佢地寫既好多野, 都係我既感受. 而且有一點係成為公論, 就係呢部戲迴避左暴動, 文革, 同六四. 我會開一章寫寫我點睇呢個問題, 希望可以帶到d新既觀點. 其實最主要既, 我係想用呢部戲黎印證下香港左派一直以黎既心態. 呢一part亦都會開一章. 最後就係講下所謂”雷鋒精神”. 可能仲有野寫, 不過暫時組織唔到. 係咁多先.

最後呢, 有幾句說話希望趙導演睇到. 唔該拍香港左仔之前, 認真少少睇下馬列毛, 同埋睇下香港土共的歷史. 馬克思既思想核心, 係"人類既歷史係階級鬥爭既歷史”. 一個堅信馬克思主義既老左派 (例如左向港), 絕冇可能同阿右亦敵亦友. 只能係敵人, 不能係友, 有友情的話, 就係受資產階級既虛假意識控制如果想將六七十年代香港既左右鬥爭, 用咁既方式略過不提, 導演請你節省少少. 一九五六年既暴動就係共產黨同國民黨既對壘, 你唔係唔知呀嘛. 按老毛既<矛盾論>, 老左同老右係敵我矛盾, 你將阿左生同阿右既關係寫得咁親密, 因住第時文革再來, 你就第一個俾人拉去跪玻璃. 當年謝晉都因為<紅色娘子軍>俾人批鬥, 詳情唔講啦 (知道呢段歷史既人, 可以幫手解畫). 紅色娘子軍貴為樣板戲, 都有位俾人入, 趙生真係要小心小心.

前言都寫咁鬼多. . 未完呀, 仲有延伸閱讀. 包括各大blog的影評同一d關於香港左仔既資料.

延伸閱讀:

影評s:

陳志華: 香港之死 — <老港正傳>

光影記事: 選擇性失憶的《老港正傳》

葉側田: 老港正傳

湯禎兆: 《老港正傳》:揶揄社會主義的虛妄

死火手記: 他們的故事,由我們繼承 –《老港正傳》

關於香港左派:

梁文道: 為香港的左派招魂

安裕周記: 圍內明報: 為人民服務 (陳婉嫻專訪)

垃圾文字老左系列:

金雞已死 老左當立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