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0 六月, 2009

給十年後的

十年後的我:

你好, 我不知道你是否記得我, 但我不知道你是誰. 這樣的問候, 很奇怪吧, 但你要記得我現在是一片混沌.

我對你的印象其實不多. 大概是社會經驗比我豐富吧, 物質生活也比較豐裕. 大概應該和她結了婚, 有了孩子. 我想, 任何一個香港人對於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 這些都是基本想像吧, 我也深信三十多歲, 活在香港的你, 也大概如此. 如果我猜不中的話, 我不會覺得太灰暗, 也許你這十年所經歷的, 與一般香港人很不一樣. 怎麼說呢? 我知道十年前的你, 選了一條很不一樣的路, 甚至那不是一條路, 只是望著目標不顧一切的走. 但我知道, 路走了十年, 一定還沒走完, 如你沒有放棄, 你一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對於未來十年的事, 不能預見, 只能期待. 如果一切順遂的話, 你該是一位在學院裡埋頭苦幹的學者了. 我不知道你是一位怎麼樣的學者, 但我期望你是一位真正的知識份子. 我也許對於知識分子的定義和角色有很多不切實際而無知的定義和期待, 但我真的很希望你是一位知識份子. 如果你是知識份子, 你應該會記得, 十年前的你, 不學無術, 愚魯慵懶, 卻學人家大談知識份子, 結果落得灰頭土臉. 對呀, 像我這樣的人, 有什麼資格談論知識份子呢? 門兒都沒有. 這些年來, 我因為無知和自以為有知, 受了不少的羞辱和挫敗. 我想, 大概因為你都記得這些羞辱, 不願意再被挫敗, 你才會成為一位知識份子. 但我更希望你是一個包容寬厚的人, 學會人不知而不慍; 對於知識仍有熱情, 仍然勇於嘗試創新, 不要被象牙塔的殘酷制度磨得不似人形; 對於家庭和朋友, 能夠保持真誠, 愛身邊所有人, 不要被複雜的人際關係嚇得只懂收藏自己. 這些年來, 我在家庭和朋友之中也嚐過了不少苦頭, 但我深信, 你努力了十年, 所以你會有這樣的成就.

但我對你最大的期望, 是你能以你所學的知識貢獻社會. 自懂事開始, 我最關心的事始終是如何能令香港人/中國人活於一個更好的社會. 直至今日, 這個社會仍然充滿著不公不義, 十年後也許還沒有什麼改變. 如果你在社會有一定地位的話, 你應該利用你的地位為社會好好做一點事. 你寫的文字會有更多人留意, 你的思想會影響更多人. 所以你不能糟蹋這些位置, 如果你感到氣餒的話, 希望你記得我的誓言. 請加倍努力.

但如果你不能成為一位知識份子的話, 我還是希望你不要灰心. 不論你幹甚麼, 請記得你曾經年輕. 我寫這封信, 只是希望你還記得我, 還記得我在這裡的誓言. 我不會希望你我始終如一, 我是一個這麼不堪的人, 怎麼好意思要人家跟我如一? 我慶幸記得自己為什麼變成今日的自己, 所以, 你記得我就很好了.

我還想很幼稚地在這裡貼一首歌詞, 可能你已經不再聽流行曲了. 但我很喜歡這首歌, 喜歡得每次感到無力就不斷地播不斷地聽. 我希望, 你仍然喜歡這首歌, 不要覺得我或者這首歌幼稚.

曾經太年輕 作詞/方文山 作曲/黃韻玲 歌手/藍又時

窗外風鈴一直不安靜 風在搖晃不安的宿命
我聆聽 你回憶經過的聲音

開始旅行寂寞很清醒 我在靠近過去的邊境
有些 戀人只是 路過時的風景

曾經太過年輕 卻絕對真心
我給的愛始終任性 不懂花開只一次的愛情

曾經太過年輕 淚純真透明
你的堅定 我仍然還 相信

開始旅行寂寞很清醒 我在靠近過去的邊境
有些 戀人只是 路過時的風景

曾經太過年輕 卻絕對真心
我給的愛始終任性 不懂花開只一次的愛情

曾經太過年輕 淚純真透明
你的堅定 我仍然還 相信

直到如今你說愛我的那封信
我一直都收藏著 摺疊用心 讓誓言乾淨

曾經太過年輕 在人海飄零
那些關於我的事情 總有你緊緊跟隨的身影

曾經太過年輕 淚純真 透明
你的堅定 我仍然還 相信

十年後, 請記得, 我還相信.

垃圾仔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