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4 月

真係太耐冇寫中文, 文字累贅, 唔好見怪.

鄧小樺的文字, 係我本年度睇過關於六四既論述, 最有力最犀利的. 只有一點唔同意, 就係即使面對所謂中立, 所謂客觀理性既低能問題, 我地都有責任要一一拆解.

其實我基本上係同意, 即使陳生及佢既同路人的論點係幾咁低手, 幾咁陳腔濫調, 我地係應該俾佢繼續講既. 原因並唔只係因為言論自由. 而係任何人對一件事既認知, 只有不斷透過反覆咁討論思考, 至會變得更加堅定不移. 對於一個冇經歷過六四既細路黎講, 佢相信六四係/唔係屠殺既機會, 理論上係均等既. 佢地即使相信屠殺係真相, 都難以避免陳一諤呢類人既挑戰. 呢類挑戰, 越多越好. 呢種挑戰係反省對六四既認知既機會. 每一次我地提出證據, 每一次有力既反駁, 都係清除左一d未經歷過六四既人既疑慮.因為有好多我地以為係常識既事, 真係會有好多人唔識. 否則我地點樣解釋咁多大陸人對六四既無知? 第一我地唔可以假設六四係人人都知既事, 第二即使係常識, 都需要接受各式挑戰. 可能o個個問"坦克輪下既屍體係軍人定平民"既人, 係存心玩野, 但係我地都唔應該放過解釋既機會, 我地點知有幾多人真係想知道呢個問題既答案呢?

只有o係一個情況之下, 謊言講一百次都未必變成真理, 就係同時將真理重複講一百次. 話語權既戰爭, 同意識形態既戰爭一樣, 係陣地戰, 係持久戰, 必須要不厭其煩一直對抗落去. 香港係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唯一能夠公開討論六四既城市, 所以呢個責任除左香港人之外, 冇人能夠負得起. 每一次我地聽到陳一諤一類既謬論, 都必須要迎頭痛擊, 用文字, 用影片, 用圖片去拆穿謊言. 佢地講一次, 我地拆一次, 佢地講一千次, 我地拆一千次, 直至所有人都知道陳一諤之流係鳩up為止. 只有咁樣至係最能夠令新一代刻骨銘心咁記得六四.

陳一諤呢件事發展至今, 其實令我地睇到香港人依然記得六四. 港大既公投以超過九成既比例通過. 簽名要求彈劾陳生既, 有幾百人, 呢個對於沉寂多時既學生運動而言, 係不可思議既. 呢件事迴響之大, 已經證明左大家依然記得二十年前發生過咩事. 所以香港人根本完全唔駛怕共產黨文過飾非, 反而如果佢地咩都唔講, 咩都唔做, 一件發生左二十年既事邊可能會受到咁大既關注? 再講, 佢地除左不斷回帶, 仲有咩新論點? 佢要問坦克輪下既係軍人定平民, 咪證明俾佢睇囉, 證明完之後, 更加顯出佢地想掩飾事實既意圖. 即使d中學生會動搖, 真係會懷疑究竟條屍係咪軍人, 只要我地拎得出證據, 結果只會係事實更加完整, 更加有說服力.

況且, 總有人會變得麻木, 會淡忘, 同一個晚會去二十次, 同一個問題問二十次, 類似反應係人之常情. 但係我絕對相信任何親歷六四既人, 都唔會容許事實被扭曲. 每一次當權者想掩飾真相, 麻木既人會再次敏感, 淡忘既人就會再次記得. 有呢d人既存在, 先至顯得華叔堅持左二十年既信念, 特別重要同有意義. 衰d講, 呢班人正係幫六四晚會宣傳.

雖然共產黨既權力比香港人大得多, 但係要令一個大話變真, 始終係比起維護真相難太多. 前提係, 我地必須要不厭其煩咁拆穿同一個謊言, 趁我地仲有能力拆穿既時候.

Read Full Post »

關口 

我相信每一個以學術為志業的人, 都需要過這一關. 終於輪到我了.

究竟我適合當學者嗎? 為什麼想當學者呢?

一直都沒有質疑過自己的能力, 也沒有懷疑自己的決心. 但來到英國, 卻竟猶豫起來了.

也許成績不如預期是一個因素. 雖然不能說是很差 (最少不是差得phd無門), 但自問要突破, 需要很多時間和很大的力氣. 問題是那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太實在了. 我經常在懷疑, 是這裡的要求高, 還是我的能力太低? 至少我還不算太懶惰, 基本功也不能算是差, 為什麼會唸得如此吃力? 是因為英語太差嗎? 但我的閱讀速度其實勉強能應付這裡的要求. 說實話, 像我這種驕傲得不可救藥的人, 這些年來越來越沒有氣燄, 連我自己都覺得可怕. 一方面當然是吃了大虧的結果, 但這也表明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 我不要聽那些 “你係才子, 你讀得掂既, 其實咩OXFORD出黎都係普普通通"之類的屁話, 明知是廢話還是要說出來, 太討厭. 也許我需要的, 是一個真正瞭解我的優劣的人, 可以是老師可以是同學. 可惜我沒有.

也許是因為自我期許太高. 有時候, 雖然明知自己沒這能力, 但發夢也會夢見自己穿上牛津的袍. 退而求其次, 牛劍沒機會, lse可以了吧? 但最近越來越覺得這想法不切實際. 我覺得自己一直都不夠勤力, 但我真的不能想像自己能夠每天坐在書房讀十二小時以上的書. 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我究竟有多喜歡讀書研究呢? 要是真的喜歡, 為什麼不能竭力地讀? 究竟知識份子對我來說, 是一種可以身相許的事業, 還是薪高糧準的職業?

問了許多問題, 也許永遠都不會有答案. 但沒有答案, 我沒有動力繼續. 最近的成績不太如意, 考試在即, 必須集中, 卻在想這些無聊事…..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