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7 年 07 月

嚴正聲明

最近事忙, 唔係好得閒諗野.

但係都要嚴正聲明. 我今日絕對唔會買明光社既旗. 兼且如果有人叫我買, 我都會投以凌厲既目光.

希望大家都唔好買. 聲明完畢.

Read Full Post »

校服

好耐冇睇過blog, 亦好耐冇寫過blog. 我一唔寫, d讀者數量就直線下降. 咁即係迫住要成日寫啦.

渣老闆最近有一篇講校服. 真係令人懷念. 懷念自己既校服.

我一直都認為自己間學校既校服係全港最型既男裝校服. 型在邊度呢? 第一係恤衫冇校章. 我地係要買一個好細個既鐵校章, 扣o係條呔上面. 每朝打呔都要好小心, 因為扣針會拮到手指流血.

我好怕o個d心口袋繡住大大個校章既校服. 雖然敝校既校徽十分之靚, 但係繡o係恤衫上面, 依然係難睇.

學校曾經出過一套新既校服, 就係恤衫有繡校章. 推出之後舉校嘩然. 當時學校o係lobby擺左個樣式出黎俾我地睇, 我既同學 (f.6)即刻爆左句 “oh shit, what the fcuk is this!?" 之後校方就冇再提改校服.

第二係校呔靚, 如果我要選全港最靚既校呔, 敝校既呔最少係頭三名. 靚在唔似校服. 黑色呔, 有紅白色既幼斜間. 我覺得打左上去, 穩重成熟得黎, 又唔會好老餅. 就係因為呢條呔, 令到我地既校服似西裝多過似校服. 有師兄甚至到今日都會打校呔返工, 而冇人知道佢打緊校呔.

校呔亦都反映一個學生o係學校既地位. 敝校有好多各式各樣既badge, 例如學生會成員有badge (仲要按部門分顏色, 例如紅色就係紀律部), 校刊編輯有badge, 甚至某d學會都有badge. senior form既同學通常都掛到成條呔都係badge. 我f.6時候就有六個章. 但係有d同學, 成條呔只掛一個校章加一個會章. 通常都係非常之位高權重既人至會咁做, 例如學生會既會長. 會長同佢既cabinet (前後七個人), 會有一個白色既學生會章, 淨係呢個都夠照. 所以上到senior form, 上完PE堂, 好少會戴錯人地條呔 (junior form好常見).

第三係校褸靚. 校褸係黑色既. 上面會釘校徽. 校徽手工非常精緻, 而且有少少金線, 十分之grand. 我估香港冇幾多間學校既學生, 會鍾意自己件校褸. 雖然敝校既校褸亦唔見得特別好 (始終係大地牌), 但係著上身之後, 都唔會好影響觀感. 但係校褸通常只有junior form至會著出街. senior form只會留o係班房著, 要黎頂下冷氣.

其餘時間senior form鍾意著學校既風褸. 學校本身冇一件officially俾全校學生既風褸, 其餘非官方既就五花八門. 但係最多人著既係sports team既風褸. 因為design好睇, 又擋得風, 又夠暖. 敝校既sports team風褸, 又係身份象徵, 因為學校極重視體育. 其實著呢d風褸返學係唔俾既, 不過discipline d先生又隻眼開隻眼閉, 又著得幾好睇, 所以都冇乜人理. 但係間唔中都會捉下既.

其餘冇校隊風褸既, 通常都係著冷衫. 可以著黑, 米, 深藍色. 我個人覺得襯黑或者米色既V領非常好睇. 斯文得黎又襯色.

第四點, 我覺得係學校最大既德政, 就係唔准著白襪. 一定要著深色襪, 黑藍深灰, 淺灰都唔得. 呢一樣野點解係德政, 唔駛講啦.

唯一唔喜歡既係唔俾著黑褲, 要著灰褲. 不過去到senior form, 都冇乜人理, 好多人著勁深色既灰褲, 甚至黑褲. 俾人周就著返兩日灰褲. 所以唔少人衣櫃都有兩隻色既褲.

其實敝校既校服, 只要唔係太瘦削, 唔太矮, 唔係肥到一節節, 又冇寒背A字膊等缺陷, 著上身就一定好睇. 我覺得另外一個原因, 其實係敝校sportsman多, 佢地著乜衫都好睇, carry 件校服完全唔係問題. 型到爆. 所以junior form好少著得好睇. 因為身材撐唔起, 亦因為個樣太細路, 襯唔起一件咁成熟既校服.

其實寫到呢度, 我諗都大把人估到我讀邊間喇卦….

Read Full Post »

我的十年

來個預告. 未能免俗, 所以想寫寫我的十年. 但還未想好.

Edit: 算罷啦, 都係唔寫. 一來我既過去實在不堪回首. 與其欲語還休, 不如不語. 二來全世界都講"十年", 冇理由走去跟住d官方潮流轉. 咩回歸十週年, 對我黎講, 只係一場鬧劇, 一場笑話. 我寧願企o係旁邊指指點點, 都唔想玩埋一份.

所以, 呢篇文債, 已經變成壞帳.

Read Full Post »

看老左, 看到鄭中基罵黃秋生 “時間錯哂", 禁不住冷笑了一聲.

這四隻字當然是左仔對於自己命途坎坷的最有力控訴. 還好鄭中基不是罵"都係英國佬o個班仆街". 但時間真的錯了嗎?

又來講講理論 (不喜的話, 請跳過). 左仔絕不可能認為時間錯了. 曾德成引述馬克思說"存在決定意識". 意思是說任何一種社會意識, 都是由該社會的形態決定的. 所以原始時代根本不可能有人會贊同資本主義, 現代社會不可能有人贊同奴隸制. 而按辯證法, 資本主義這種社會存在 (正), 引發了社會主義的思想 (反), 所以存在決定意識, 是辯證的. 懂辯證法的左仔, 一定會認為資本主義正走末路, 他們的共產主義才是正道. 所以根本沒有時間錯不錯的問題.

(再按: 我d馬克思好三腳貓, 歡迎指正, 等我學下野. 另, 冇興趣可略過不睇. 或者簡單d講, 左仔根本認為自己最終會贏, 何來"時間錯了"?)

所以, 回到前兩篇的結論, 左向港一家絕不是左仔.

那我冷笑什麼? 我不是笑趙良駿不懂馬列, 因為我也不太懂. 只想說, 左仔太也死不悔改了.

他們真的以為自己生不逢時, 遇著殖民統治而不是共產中國.

他們被排擠, 除了因為港英的壓制, 他們的自我封閉也是一個問題. 大家可看前言裡面, 安裕那篇延伸閱讀, 就講到"圍內"這個問題. 因為敵我意識過強, 令他們不能融入香港社會, 與整個社會的主流價值脫節. 左仔連工作, 生活, 都不能離開這個圈子, 何來融入可言? 所以我以前常常覺得左仔像外星人, 為什麼同是生在香港, 同是經歷這些歷史事件, 看見中共滿手血污, 還是心向中共?

本來呢, 如果左仔能透過電影, 好好交代他們幾十年的心路, 我還是會尊重的. 我說他們死不悔改, 只因左仔沒有讓香港人了解他們, 他們也不了解香港人, 這才是錯. 不要什麼都賴時間. 今天的星期日明報, 有人痛罵中產什麼都賴, 其中一項就是賴時間. 說什麼"金融風暴", 其實就是把過失都推給索羅斯, 與人無尤. 稍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 都會知道九七年泡沫已成, 還要大舉入市, 不跳樓才怪. 要等到索羅斯來收拾你們, 你們該慶幸還有時間逃走才對.

老左和中產, 某程度上思維方式是一致的. 畢竟都是香港人. 香港人嘛, 九七年個個跳樓燒炭, 零七年還是炒得熱火朝天. 你敢說這十年有任何反省, 悔改的跡象?

哼, 你以為改變一個社會真的是那麼容易? 也許不需要流血, 但絕大部份不容於主流, 矢志改變社會的人, 都會潦倒一生. 富貴和理想, 沒有高低之分, 而是一種抉擇. 選好了, 不要賴.

所以, 時間沒有錯, 只是左仔們要轉右, 需要一個藉口而已.

Read Full Post »